..忘 忧.-

肌肉鲜花饼:

  

正片太多了我……一部分一部分丢……大概一百多张图……吧嗯

[大家不要再欺负黄少了保护话痨人人有责啊!]你们当天差点压死我造不造啊!!!!!!

phx@给妹妹刷牙_24mm猫君 

喻文州@洛神EVA_此人已离开地球勿念 

黄少天:@哈喽路的眼无子特别屌_荣耀不败

卢瀚文@渣渣爪殿_ 

郑轩@你猜我死的还是死人 

宋晓@金思火腿的身高特别屌_荣耀不败 

李远@小A-Miluki 

徐景熙@呆木MAKU 

Day&Night:

  


 

2013|08|13    弹丸轮破  ダンガンロンパ 希望の学园と绝望の高校生

苗木诚  |  血猫

摄影  |   十二靥

这套是在痛苦的截稿夹缝中赶着拍的,一样还是在家里拍着玩的。希望能找到合适的单独座位的教室再好好圆满一下,跟狛哥一次,雾切一次。


轉逆線:

gold-edition 收到啦😌😌😌😌😌历经艰险

三楼德育球:

艾伦生日快乐!!迟了好久呜呜呜TUUUUT 开头大概是艾伦→→(←)利威尔

秘密基地:

#Love Live!#


東條 希 cn 西綺Izumi      |    摄影 Celica    |    化妆&后期 自理    |    协力 豆子 九筒


第一次出外景出得那麼倉促...髮網都沒帶TT..!

預告2P,正片遙遙無期系列^q^....


天真无邪当饭吃+厨师瓶邪+HE

隔壁做菜的:

第四十五章

(从这里开始就要收尾了,其实第一次写小说,中间很多次都因为存在的无数问题不想写下去,还好,我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固执,我希望我做的每件事能善始善终。这个小说,好像没有高潮,没有跌宕起伏,语言更是像白开水,第一次,能完成,我已满足。)

张起灵不信自己以前面对吴邪能把持得住,但是看前事之后吴邪还很紧张,修长的双指轻轻描摹着吴邪好看的肌肉线条:“第一次?”

玻璃上倒映着面色绯红的吴邪,吴邪听到张起灵问他是否第一次的时候,眼神似乎带着好笑。吴邪的脸红得更厉害,只不过是气的,嚷道:“什么第一次啊!劳资跟你zuo过很多次!张起灵,你TM跟别人zuo过几次啊啊啊啊!”

张起灵眼中闪过笑意,压低了声音挨着吴邪的耳朵说:“你不是说跟你zuo过很多次吗?”

身后经过张起灵灵巧的扩张溢出点点液体,吴邪深吸了一口气,撑着玻璃隔间的手指捏成了拳头:“张起灵,劳资五年来守身如玉,你以为我经常操练吗?我当然紧张啊!”

张起灵快速套好了安全套,提枪准备,“慢慢补偿给你。”然后抬起吴邪的臀部,对着后面捅了进去。

吴邪脑子一空,吼了出来:“我叉!张起灵你不能提醒一下我吗~啊啊啊啊啊!”




茶楼的伙计刘提心吊胆了一整天,二爷先是在早上请了个气质不凡的小哥来喝茶,伙计刘奉了茶之后便退在楼下候着。

最后听到一声巨响,二爷骂了一句:“张起灵,你好狠的心呐!”那小哥进去时是什么表情,出来时还是什么表情,只是神色中多了几分放松。

伙计刘进去收拾的时候,见一盏茶杯碎了一地,二爷的手被瓷屑炸破了兀自流着血。旁边多了一个人,伙计刘一惊,三爷什么时候来的?

伙计刘不知道那个叫张起灵的小哥怎么惹怒了二爷,一向沉稳谦逊的二爷竟然向无辜的伙计撒气。

伙计刘见二爷的伤势不轻,连忙上去:“二爷,您的手?”

哪知二爷抬起眼来,黑了脸色:“谁叫你进来的,滚出去!”

伙计刘只好连滚带爬地退了出去。在心里问候了一遍张起灵的祖宗。

张起灵也是无辜,他进去时三叔向他使眼色,他淡淡回了一眼,心中有了数。三叔一向默许自己和吴邪的事,想来自己和三叔也有五年未见,与吴家的情分,除了吴邪,便是和三叔最深。纵是吴三省使眼色使得眼睛都酸了,还是没能拦着老二和张起灵的交火,“若是吴邪知道你当年也有份参与那场车祸,你说我要带吴邪走,他还会不会回来?”

张起灵无视了他眼中的杀意,像推脱朋友聚会般,眼中蕴着暖意:“家里还有人等,告辞。”

一盏上等的白瓷茶碗就被生生磕碎了。

下午的时候,小三爷来了,他可是稀客,一年也来不了几次。

小三爷进去的时候还和大家微笑示意,出来的时候脑门上就吊了一个红彤彤的大包,面色严肃。




吴邪想,还好这几日不会见小哥,头上顶个包就顶个包呗。刚刚想完,胖子那破锣嗓子就敲了起来:“哟,天真,你这是怎么了?”胖子把门一关,凑上前来,“你不会遇到家暴了吧?”

吴邪剜了一眼坏笑的胖子:“什么家暴!我自己磕的。”

胖子就喜欢调戏吴邪,见吴邪一着急,笑得更贱:“谁会傻到去亲吻大地呀?别不好意思了,小哥欺负你,胖爷我给你做主!”

“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,我快烦死了。”

胖子见吴邪真有点焦虑,拍了拍他的肩膀便说:“你给胖爷交待交待,什么事?”

吴邪往沙发椅背上一靠,手一摊,无奈地说:“家里三个老爷子逼着我结婚。”

胖子一思量,原来是这样,看来吴邪头上那包是磕头磕的:“那不是正好,小哥现成的!”

吴邪苦笑:“我之前想,一年一年拖下去,能拖多久是多久,反正我跟小哥又不在乎名分,可是二叔这次已经给我订好了一门亲事。”

胖子摸了摸没有的胡子,想了一会儿说:“那还不简单,你跟小哥私奔得了。”

“私奔,我要是跟小哥私奔了,恐怕一辈子都别想进吴家的门。”吴邪仿佛自言自语。

胖子知道,天真和小哥的事想要成,还是一场持久战,过程虽然坎坷,结局一定是好的。家里想让吴邪结婚,也不能绑着他去,就算闹个天翻地覆也不会不认这根独苗苗。说难听点,家里那三位,百年之后,还能管得到吴邪吗?可是自己这样想,吴邪那样柔善的性子肯定既想上慈下孝,又想做那“离经叛道”之事。这本身没有矛盾,问题是家里人不接受,只让你选一样。

胖子只好说:“天真,以后把你二叔给你找的姑娘的电话都给我,我去会会她们,保证让她们都不敢嫁给你。是她们不嫁,不是你不娶,这样你二叔就没办法了吧?快快快,这次这姑娘叫啥?”

吴邪不知道胖子打什么鬼主意,只好说:“秦海婷。”



宇宙绿也 UchuRyokuya:

#cos###场照变正片系列##icomic2##kaito##meiko##冰酒#

kaito CN 一汐水朔

meiko CN 雨辰